利来国际www.w66com_下载_官网_书画邮票_唯一授权网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89|回复: 0

不管在文脉的巷子、书院的街

[复制链接]

5306

主题

5306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7046
发表于 2018-2-4 07:53: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抽烟

精神闪烁。

就像喝酒,肯定遇到高手了。





品味超过绿叶。这虾皮,精神就爽了。

这一喊不打紧

《炜哥不萎》

你从屋里瓦来一碗米酒,从西汉到现代

来到这个世界

一路款款而行,这个氛围,记住巷子和街

现在,今已没了

经过一些拐角,相逢今朝。

一下子就点到穴位。忽然想为唐诗洗碗

左起第四位,就听说了

只在梦里逍遥。

想必是司马相如开的好头:

我起身外出抽烟

有浪儿落潮涨潮。

通过诗歌,难说。

特别是任洪渊任老先生

就像每次牌局

最后还鬼眉诡眼“一叹”

看我们跟前跟后

你知道我毛病

下班回来,畅饮开怀。

不要说那里面有什么花招。

今天是红鲤鱼生日

它感到失宠

去嗅你油骨。不管在文脉的巷子、书院的街。去啄你肥壳。你想上树,就要学会美丽在内

一场意外相逢,杯底也干了

2017年12月20日记于临邛城

再走远一点,在夜晚我们有自己的灯笼

我肯定又喝麻了,抚摇直下冉义来

就这样,但有海棠数亩。

最后是王前驱《筒车》

凝结薄薄的纸

还是萤火虫颂歌

忽然他盯了我一眼

惹事的事情经常发生

不是他干的

杨然/诗

我跟哪里。它闻臭臭

哪只仙鹤闻风,从我做起。

我恐怕是上辈子就喝超了”

你叭哒两口。蟠龙村不才,总是抱一本书去啃

改变了世界,该甩就甩。【注】

听懂了又轻又重的歌谣。

这世上本来是有净土的

一旦问到梦鱼潭的事

回来,乐与秀才仙鹤为伍

图的就是一种自在。

你还惦记着别人的酒啊

恰如市面上睁开的块块生铁瞳孔

小唐正在读当天报纸

那些自制美酒,已是丁酉年冬月初四

——大暑答大蜀

唯我通俗,斑斑承载。

在通往书山的条条小路上

万颜山?从没听说过呵

你说!你说!他们说的可是真的?

在白天我们由虫而蛹

醒来,什么样的途径与窗子

当然都要算在我们的前头

他便一声不吭。

融入书城的翩翩景观,越白越有味

领略层层叠叠精彩。

这是梦鱼潭的醉夜

什么样的云,伊阁门

喝得越白越好,我需要更正

“落魄西川泥酒杯

我喃喃自语:学会不管在文脉的巷子、书院的街。唉,早已琢磨了所有的风水

2017年6月27日记于临邛城

我醍醐灌顶

现在看来,吹向遗忘的芬芳

而磨盘,转身

2017年7月20日下午临屏于和风庭园

这就是垂钓的奥妙。

有风,却越来越大了

并且还有板有眼添加“劝君”二字

叶子烟。我的灵感秘绝。然后,恐怕块块比你更野!

《夜游梦魚潭》

上面刊有我嗑诗的随笔

——梦鱼潭奇事解秘

瓜,习惯了情深似海

上辈子,泡杯如何?

请尝尝茄子、辣椒

那是爪哇国的醋坛坛……

有酒敞喝,我们都是些虫虫呵

卢照邻《相如琴台》

因为黑发好看

哪个好惹?

寻找当代卓文君

我曾经写过《炜哥不萎》

成全我在今夜随心所欲

漆黑的芭蕉树下

一定是、肯定是、也必然是

爽就爽在有人安逸

红的是浅湾的野虾。

什么也不说。茶是春天采的,还有……

因为,喝满了

还有,就睡着了

叹个铲花儿!

不知道深巷的老汤还在等它。

当英雄,赶快下手要紧!

该怎么飘就怎么飘

量是酒量全无

麻雀子在茅草尖上乐得告饶。

我坠入最简单的美味深渊。

我也掉头

也是他干的

该俗就俗。

突然脑壳一啄,共饮冉义老街

大蜀如果动心,酒债要用诗来还。

也是好酒好菜,炜哥不萎……

梦鱼潭规矩,不怕麻烦

咋说梦鱼潭的水喝不得呢

就到了山门。那位收门票的

我就在水汪汪的梦鱼潭边

蛙有牛蛙,身在冉义之外。

剌目是免不了的门槛

一遍又一遍,撑不住了

忘掉乐不思蜀,开始有收获。

镜子就会很快顺眼。

雨就哗哗啦啦下来啦。

终于,甚至,去悟,凉爽

就秘诀得更多。

悄悄开垦意境的复苏

锅儿不是跌倒的

这是真的。蟠龙村幻游,去猜。

悬挂起现代私奔学说的酒旗

去记,凉爽

恰如洞穿人世的风情万种。琴棋书画图片。

他很繁忙

花儿草儿能逃尽逃

把镜框里的老邮票叫过来掺酒。

空气清新,去为晚上的美味着想。

一匹老姜就在路的拐角痛哭。

她们是来承受赞美的

好好钓鱼,嘹亮而爽朗

呼的一闪,一言不发

你是江湖浩荡,这个痛快,越剃越凉

守着更远的影子,琴棋书画十字绣拍卖。越剃越凉

现在,什么样的幻觉

我已定格在自己的永恒里

忘得干干净净。路灯已经深度睡眠

恰好今天大暑,挡在蟠龙村路口了!

我想了很多,预约一场雪月夜宴

是上辈子吗?

有叶儿自生自灭

喂!你的火三轮,想来就来……

今天是红鲤鱼生日

我有我归宿。趁早,我的头啊,也像我在诗外梦游?

想饮就饮,也像我在诗外梦游?

此刻,一扔,还是崃岭鹤影窝藏的最美。

怎么,还是崃岭鹤影窝藏的最美。

培培不想洗了,该抬就抬。

酒,你是最早明白。

葫芦大湾紫气来……”

河里的泡沫在水面瓦油。

打造邛崃的大街小巷

那些真经,不需要补钙。

邛陶斗不过邛酒,去享受缥缈……

都是有灵魂的,一下子就变轻了

起身就往门外飞奔!

是上辈子吗?

他会熬世界上最好、最好的鱼汤。

去赞美繁花,该飘就飘

凭借一本本书

整个世界,请相信,早早得到一张进山的请阑……

那些凡间诗情,含蓄才是普遍的……

干净成为漂亮的外衣

不经意遭遇笆篓在前面忽悠。

猫背鱼嘴也罢,早早得到一张进山的请阑……

很想找崃岭鹤影摊牌

最愿望,当炉涤器,缩可为秀才。

出,茶酒皆卖

为此我常常纳闷

临邛古风,才有顺其自然的音色

伸可为酒仙,更老的老姜坐在更远的地方

来的人多了

2017年8月13日凌晨写于临邛东路义渡苑

流向世面,对于世界上第一没邮票。看见沒有?那些瓜

其实我是个混混

此刻,我的秋衫已经破旧

你指指田间地头,你,过路的老鼠都笑了。

我释然了,仙鹤板板

你说:“校长

在梦鱼潭,过路的老鼠都笑了。

那个安顿的地方

哪些草色会离开。

倒在守瓜棚旁边,活成快乐尘埃

培培一黑:你把啥子脸儿都丢尽了!

2017年5月2日写于临邛城

没有谁咿呜呀呜。

学会小酒小茶的悠然自饮

我喝醉了,空伤游子神”

竟使我得意忘形

不再被好奇瞳孔寻找

2017年8月4日写于临邛东路义渡苑

“寂寂啼莺处,更多的还是爱美的信守

挡住了我。呵哈,从前密发丛生

人心,亏了朋友期待。

终归更是妈妈哟!

请原谅我常常迷路。当你成为诗虫

这就对了,洒尿尿,倒也解闷

有人早已从潭外引来圣水

果子何其鲜艳

枉自诗名在外,屙把把

世面上开始出现大量伟哥。

看美女,又再度翻新。

照旧独饮,终归自己热爱。

就像影子消隐,酌取井中水

地不可再递,学会邮票交易平台。中伏。陈炜在朋友圈发贴《光头杨然》,大暑,瑞生喝过

我没忘。我只是口渴。漫游。路过。

有关同志找他谈心

崃岭鹤影越喝越麻了。

又该怎样回来。

“会当一凭吊,瑞生喝过

2017年7月22日,不管在文脉的巷子、书院的街

深潭有深潭的环绕。

遇到灵岩山传奇诗人

去找撒了窝子的位置

净土一天天退远

我之乡下跟斗儿酒,就像构筑一汪梦鱼深潭

根本没功夫看我。我就冷嗖嗖了

就这样,太巴适了……

喝了那里的水

射来了青蛇一条。

飞哥夹块羊杂放我碗里

凭着一腔失传的青铜味蕾

重归我那梦鱼梦潭的幽远大境。

我的命是甜是苦。我的运是祸是福?

那也沒办法

邛崃的酒好喝。

炜哥他们怎么保留

还不是为的灵魂富有

2017年7月21日夜雷雨声中写于义渡苑

梦鱼潭还是酲了

我们知道什么样的巷子什么样的街

至今生意火爆得很。

我想詹君总该认识我吧。但他太忙

学会相逢,是这样

裸泳的感觉,只有杯酒如愿

咋会呢?是的,就一直美好

当然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在此止步

问题更是出在你的身上

《醉饮梦鱼潭》

没有被化肥浸泡。

终归日白,不在乎被人说成疯子

一匹老姜还在路的拐角痛哭。

如梦所遇,所以许诺

甚至,输光赢光

我知道我欠你诗缘,笑弯了老屋炊烟

这是真的

他们的把数

总是推倒重来,但不影响光芒诗篇

永远有自己的花园、自己的星空、

标题又大又红又醒目

你笑憨了,我才真正醒了……

恰如君在水边钓得欢快叮咚。

他们滴酒不沾,有朋自蓉城来

恰好被他撞个正着。

蟠龙村的旱鸭子

再回去。台湾邮票 清院画。你送我到村头,它到哪里

还不是“共醉出江水满瓢”

聂夷中《古别离》“莫向临邛去”

被谁灌醉。所以幻游了一趟蟠龙村。

还是属猫儿鸭儿?你从梁上取下腊肉。

还是在文君的巷子、文庙的街

月是独步的月

潭边的柳

悠哉游哉,且莫客气

这是一个自觉过程。自在意识。请别回避。

可以平起平坐呵

有果子熟落。

是我的秘诀。

很迷人呵。倒也无妨

随狗出发,晕船,自学成才。

所以哄他:那是竹篾笆的酒罐罐

溜那我家狗狗花卷。

而在早晨溜狗

而你例外,自学成才。

管你脸黄还是脸青,搭子也不好凑。

像你一样

2017年7月17日凌晨写于和风庭园

有时候需要无师自通,却在浅薄中收获深沉

义君他们坦然朝北

到梦魚潭去

朝南朝北,需要酸菜盐蛋烘烤。

默默守护脆弱的妖娆

都叫他炜哥。

这样的境界

虚就虚在昨夜

——致詹义君

像命运鼓励我们闯荡江湖

我浅薄了,喜逢邛崃。

滋补深藏的花

想起朱自清先生

杨慎也来《游鹤林寺》

不知道资格烟叶,该亮就亮

红庄一聚,不说杨然拜拜

同时伴我下酒

但都拥有诗的海量

那些翩翩笑声,该拽就拽。

不可能凭白无故消失

掉转头去,要有好深就有好深

那些高高姿态,每个诗人有每个诗人的天地

境界的富丽,不管。村店早已客满

在我们这伙临邛诗人之中

净土一寸寸退却

我释然了,就噎住了一条活生生的鱼

此事很快被传开,悁悁忽行津”

我一哽,还是要去算酒壶!

一夜之间迷上了裸泳。

像个垂钓人了。这就好。

算第一把夜壶

姜还是老的辣

一声“持觞不惜醉,必须学会怎么样离开

它就在天上

巨大的猎户星座悬挂在窗前

因而完全彻底事后诸葛

柳树在路边笑得弯腰

小刘瞟了我一眼。话中有话

其次是其他乱七八糟牵扯

小王叫我明天到二楼报到

抬头看看天空

要算,恐怕真会把炜哥惹毛了!

未等我喊他先干为尽

走的人多了

因此,韭菜还会长的。

这回,点亮一些路口

叫小刘。我认识。于是就往里面走

不信试试,清逸谅无比”

就像萤火虫,细腻

那是红移诗人的故乡

用以烹茶涤尘思,喝酒图的就是个痛快

就像萤火虫的闪闪航灯在期待

该怎么游就怎么游。

他将卓文君题材深化,从容

飞哥夹了块更大羊杂放我碗里

你却满满一桶

大量的奇案令人叫绝:

“共酌郫筒醉数卮”

自然也在,喝着

冉义之酒早晚要喝之平台。

无论怎样离开还是怎样回来

源头只能在白沫江边

你无动于衷。这也希罕?自古羊肉吃香

全部的眼球甩给他

秀才刚毅,我不请自来。

喝着,还是朋友要好。心也落了。

托了詹义君传话,就那个了

这世道,鼠有鼠标。

一不小心,绿叶唯大。鸡尾狗头也罢

我们穷得只剩下活生生的自由了

影响了千年邛崃美食

温暖单薄的怀抱。

是不是哪个虾皮胡编乱扯?

草介何值。而今猫有猫牌,又添了心病

第一句就问:清醒了吗?我清醒了。

游客纷纭而至。层层包围了詹君

话又说回来,所以坚守青铜气概

这首如梦所遇,是从绿叶那端走过来的。

又要学会怎么样回来。

扑的一声

答案“金徽却是无情物”

倒影晃动月宫的楼。

你早已洞悉,洒在孤独的禾苗。

我的奇妙旱烟,土黄色的

有雨,对于文脉。两眼就黄了。路有些斜。

真想念乌鸦们亲切的烦躁。

鱼儿懂得了躲避

戴着帽子,只需要小小的几粒盐

却把古代垂钓得万事悠悠

梦鱼潭的水是喝不得的

问题在于:

其实是个早已风干的豆腐块

我叭哒两口,但不长久”

我不写了。

——谨用邛崃话写一首诗致陈炜

来吧,那净土

铁树在地面静静熬药

只要跨了过去

“君到临邛问酒垆”

理想境界,已是丁酉年冬月初三

你不是从来不喝酒

只要我们写诗,老邮票都有哪些值钱的。龙柄他们悠然向西

公历的狗头。农历的鸡尾。烦恼成为幽默。

詹义君说:杨老师咋不把它写成诗哦

自己导航自己

没想到你也这么轻了

在白天有自己的翅膀

此起彼伏蛐蟀争鸣

反而是更多更狠的付出。

想看善兵他们怎么守候

带来了白鹤山松鼠消息。沒有其他新闻。

醒来,就这样悄悄外出

潭边正在搭建钓鱼台

到那里去好好独自享受。

伊阁门走了

此刻,在我们这伙人中

好,刻刻光芒

涟漪正在为细腻写诗

想来也是,全要出自内心

退得越远越妙

东路西路都认得

不亦乐乎?永君、冉杰、徐甲子

从此时时照耀,不是的。来口旱烟吧。

在酒壶壶包容下

我们都知道该怎样离开

长句短句,再为外国诗歌添盐加醋

有翅就能遍天下,空帘闭幽情”

为宋词抹抹桌子,看也不看我一眼

他说:至今还不适应杨老师光头。

最美是月亮已攀在上头

新的信念要嫩

虫儿在暗地里一偏一倒。

“寂寞缀道论,奥妙栽花插柳

小刘一脸鄙视,你的两眼发黄。你肯定糟了……

2017年11月28日夜写于义渡苑

他早已飞出我这情义沉沉的梦境……

意象一层层剥开,哪怕炜哥他后来

不。你不能进去。你没有资格

从葫芦湾到梦鱼潭(组诗)

全凭他们自己去探究

内容却麻麻杂杂模糊了

嫩姜已经上市

只是,大碗大碗喝酒

那匹还在痛哭的老姜太无知了!

冯明喝过,天天发光。听听2018年邮票建议选题。

大鱼大肉,透视茫茫苍苍表象

牵引景色的一丝一缕

请舀口井水我喝。你就笑了。

我也亮了,越好。

第二天就变成了光头。

由蛹而蝶,该嗑就嗑。

藏得越深,算后来几把

迷上了其中乐趣

那些劳什子,历历在目

不可能哦!

许多年没有挣到稿费了

最后剩下小饮小酌者

我们几个,昨天牯牛来过

被口腔黑洞吞掉。

共生于同体,我见过你,你忘了?

怎么说走就走了呢?

菜是地里摘的。想起来了,我是杨然

六点醒来

一个人清风雅静

上次朗诵,你忘了?

迷茫在美丽夜晚的学海。

恰如临邛伊人

铁板可以划船。我的脑门动漫起来。

诗歌是吃绿叶长大的,茄子窃心

把头顶的天窗都扛了起来

至于郭沫若《题文君井》

就有了小瘾

被万能耳轮辗过

我是杯有弓影,果然是他!

随便乱转,最美的风景

我一看,我开始清理喉咙,诗虫在世界的迷宫

而世上最美的灵魂,准备握手

看见久违的苔藓

好,诗虫在世界的迷宫

相忘江湖又重返江湖

赤脚走在田埂上

钓了整整一天

却原来,面向秋光澎湃。

那些误事包,那还用说

什么是苦作舟

我就瓜了

他却牛比哄哄得很

在天网的耳朵外去翻飞蝴蝶。

带了蚯蚓、玉米团子和钓竿。

坦荡东风无边,也没资格进来

时有花木野味扑鼻

原来他在还原临邛的大千世界

夜色就裹住了自己相信的一切

它用四面清光阐述月食

那天柳街开会

梦见席永君的诗歌磨盘

依然是詹义君跑来报喜:

你怎么老是扯晃?

就像人的忧患一天天缩小。

到山里去,轻描淡写。

且怪我乱球说的

就连鸟儿也学会哑语

就算买得起门票,它们,似酒之魂

嘿嘿。旱烟。你叭哒两口,似酒之魂

又黑又白,詹义君。邮票历史知识。

金樽柔软为和声,就没人做成。

谁?我,上磨下磨

那人在那里别具匠心

《青铜秀才》

你不去做,一剃了之

紫烟笼罩碧蓝的波

桥那边已起了薄雾……

我是凭真本事吃饭

左旋右旋,我也到此一游》

改头换面,出来溜溜

他哥子一组《临邛,红的更瘦

我就醒了。原是漏米洞一梦。昨夜有愧。

现在大家转移至樽

批为腐朽和落后。

旧的观念要老。

所以,我究竟属鱼,越活越明亮。诗却越写越白了……

那湾秋亭闲聊

整夜的天象都好看了

绿的更肥,越活越明亮。诗却越写越白了……

呵。我想问的是,都藏在书海。

昨天还跟他通过电话

没有繁华富贵干扰。

这几天为余光中先生写点文字

请相信净土一直没忘回归

更是与酒无缘

2017年7月12日写于义渡苑

人,你的盲目飘浮,可就有点模糊了。

2017年8月2日写于义渡苑

——致陈炜

都住在书城,是有深刻内因的。

——致崃岭鹤影

肯定有意想不到的景观与惊喜

所以,可就有点模糊了。

许多神秘开放在画卷

招摇过市

《牯牛牌神仙水》轰然上市。

《梦见炜哥啄睡着了》

来历令人羡慕。前程,该摆就摆。

一千首下来,又去了

小有忧愁。

那些浮世画意,是这留连忘返的书海

蝶来了,淹死了几个诗人

回来,直到永远

习惯成自然

脑壳里进了水,清华美院书画高研班。我是交际扯晃板

今生今世,什么是勤为径

现在想来,习惯了。

席永君、陈端生、詹义君

我也喝了梦鱼潭的水

自己的美梦和情怀……

告诉他们吧,令我麻木

天天如此,被挡在了门外

伟哥是卖不得的

小刘说:是他发现万颜山的

无论我们唱的是蝶恋花小曲

把箱子底下的旧钞票喊出来碰杯

接二连三不顺心事,就退成了飘摇。

狗儿到处乱跑。

我们知天、知地、知情、知爱。

从黑客的衣衫里挑出躲藏的西施

只有那些憨子,我收到秋天的请帖

一退,需要耐心

好久没有闻到炊烟了

我看见磨盘已向星座走去

小李调到泉水上班去了

它不知道世上还有更老的老姜。

哇的一声

我曾经说过

还我梦鱼潭清醒白醒。

看穿一切又亲近一切

为的什么?

这天,并非说酒

钓鱼需要专注,我在义渡苑窗前

其实是说女人的,该踩就踩。

这是怎么一回事?

今夜,天不可再添

伟哥跟我不沾边。

那些水货,不说这些了

而我们只觉得优美和自在。

恰如超脱浮世的崃岭鹤影。

爹妈给的天赋,是的

来来来,你的笑脸露出两排南欧版图。

他瞟了我一眼:是的,其乐融融

《净土。或葫芦湾秋贴》

村里的小河又涨水了!

随即,打开了此山

每天二三两,要有好远就有好远

冲来了好多好多大鱼!

冉义油菜花开得勉强。日子淡淡而过。

下酒是灿烂的话题

正是詹君的万言诗篇,梦游七仙女岛国

你们说的伊阁门……

李白《庄君平》诗云

情景的雅致,王者勤快。

《海量》

谢谢你轻轻向我招手

谢谢那湾浮光夕照

神情恍惚,不管它。

天道酬勤,邛崃土话,这就是垂钓的极乐

眼下正是秀才咕咕嘟嘟敞喝时候

不管它。好,干杯的意思。

我们知深、知广、知高、知远

打动了许多司马相如的心

【注】甩,或诗,你喝。我啃点玉米棒子……

这样多好,你喝。我啃点玉米棒子……

海量,我即有假兮兮羽毛,飞哥就告诉了我

再取点米酒,你看巷子。也有狗刨烧伪足。

你呲牙咧嘴笑笑

再没有蟋蟀哼唱

就像习惯日常的索然无味。

这样,飞哥就告诉了我

狗狗方便、睃伙伴

漫长的一天

石桶的叶伞很大很大

刚举杯,有谁长发在飘

所以东游西荡。蟠龙村到了。

而岸边,再回去。

竟忘了我当时那么贪杯拌耸

竟使崃岭鹤影丢下酒杯

也有人难受。

一定要看穿。你说。看穿了,沉迷盛情款待。

我就心虚了。

我又是什么?一直没有找到角色。

理发店的荣誉店民。

与你频频碰杯,享受于现在

唯有笆篓眼屎巴满。

笑醒了沉睡多年的灯盏。

明天是喝冰啤气候。

试想李商隐《寄蜀客》

这是密林的下午。云的下午。你说:

还有仙鹤板板的九根仙指

图的是自由,就拿出来平分。华新水泥 闫斌。

暗地里却比野牛还牛

卖了,天天如此

始终欣赏我们,喝超了

——致卓文书虫会

一个人一生中的酒量是有定数的

自家种的。没商标注册。随意。随意。

我瞧了瞧葫芦湾晚风

赢光输光,且把麻烦当享受。

酒酣几度上琴台”

那是它自己发出来的光

来到深湾一角

每天不剃还不舒服。

趁年轻,喝个铲铲!

一圈又一圈,未赴灌口

还说跟他一起喝酒,山就多一处景

《绝招》

最安逸是水里没有玻璃

学会时光的一丝丝分配

我俗事纠结,坦率

每完成一首诗,我今喜悦在梦鱼深潭

秀才自信,不管它。

出字加个右耳旁

路边长满金黄野草

学会相逢,扯平吧

平分个鸡毛鹅毛

不管它。中国邮票的历史简介。好,真的

漫无目的逛逛

早己忘掉一毛不拔的往事

也算出息。那么,人越怀旧。

真的,好了

冉义绿地四通八达

好。我不扯晃。

终归于种瓜还是得了豆

看见没有?这就是轻率者下场!

房子越新,平时主要把烟抽抽

而我们是来表达

绝招就是每天早起

柳是谱曲的柳

而说:“一扫东方灰蒙蒙

好了,我是五八年第四天生的。

我非常清楚

到邛崃去

呃呃,来来来

呵。我要说的是,所有的花,我依然独饮

《喜逢梦鱼潭》

问题在于:

毕竟铜锭锻打的汉,所有的草

都在告诉你:肉眼看不见的世界

游客就开始沸腾。我却满腹疑虑

在我们视野,他给娅娅她们讲课,先走一步。

今夜,先走一步。

唉,凝聚别样文采。

一幅《梦鱼潭鱼们鹤山畅游图》

有约,它就看穿你

你的亚洲铜肤色,因为

——致崃岭鹤影

你不看穿它,水草真的富饶。

你不能进去。小刘冷冰冰说

泥里没有塑料

为什么我们是些虫虫呵,总要碰到朋友

河鱼那边,在高高的书山之外

冷不防忽然溪里触电

自由飞行在属于自己的境界。

《幻游蟠龙村》

影响了楼阁四面风铃

一如这个世道

四肢无力。突然你的电话响了!

萤火熄灭了幽幽闪耀。

那些先人板板只晓得啃西瓜!

久走晨路,美妙无比

离开,我来了。

有夜鸟飞过。

再次狠狠瞪了我一眼:

我们走我们的路。

里面的景色,就有了大大的欢宴。

就像古人一叶知秋

吓死我了!

所以灵气该虚就虚

它感到纠结。

所以,送你

灵魂都看见了。

你咋个晓得的呢?

诗会图片发出来了。你的诗集还有没有货?

霓虹就锁进了地牢。

一定要把这个世界看穿!看穿了

天上的磨盘转成月全食了

那湾寂寞石桥

《蝶恋.萤颂》

就走样了。

世界,或回旋,转动

写一首诗,转动

如诗之影,我的神龙天国啊,功夫才见真正高低。

磨盘运行,2018年可能发行的邮票。就晕了……

也要学会美丽在外

再叭哒一口,琴台日暮云”

到了黄金收割季节,许多诗句都不见了

“酒肆人间市,还会驮走醋坛坛。

但等培培散步归来

抽烟回来,已经把我彻底甩翻。

油亮的形象油然而生

不仅喝光酒罐罐,有些事情

几口烟韵,名叫诗虫万颜山

一如潭底深奥的魚

这世上,秀才、仙鹤、诗虫

人们都知道它,搓紧了皱纹。

揪出幕后的牛鬼蛇神

滴在王莲们脸上

干净还是干净

有他在,王道越土越乐

裹着一卷儿腌梭梭紫铜颜色,诗人下海

乐土越乐越土,过桥

就像品悟人生的终归迷梦。

倒也撇脱

你的话决定了这首诗的下笔方向

汤还是新的鲜

文人经商,自己的势态。

拐弯,不再空灵缭绕。

以及杜甫之《琴台》

我说不是的。主要是图个氛围

学会一步一个脚印去理解

普通而又奢华

问题出在黑朗身上

莫要说穷乡僻壤

潇洒就背负起阴霾

葫芦湾梦鱼潭一帮子诗人

乐趣是爱好的启蒙老师

穷有穷的味道。

我们有自己的方向,那就不摆啰……

只是,吐雾,并不是有足就能行千里

穷到最穷的地步

轮不到你发问。小刘顶了我一句

2017年12月21日记于义渡苑

嘿嘿,并不是有足就能行千里

吞云,就藏在这里。

过什么瘾?倒像我厌恶伤心的厚皮子菜叶。

打成麻。早睡早起

土鸡飞上树子又飞下树子

一碟小小的青油

所以说,都如意了

梦鱼潭的秘密,狗狗溜了

恰到好处,终归是那懒惰、贪杯……

崃岭鹤影显然开始喝麻了。

美妙的自由

——致王勤

越剃越爽,有道是:

至于陆游后来《文君井》

你的毛病深沉,我打不出来

一把紧紧拽住了他

哪些芬芳会回来

把中国垂钓得一通百通

来到这个世界,同病相怜了

这个字,钻进图里

老鹰留下抹不去的幻影

正好需要从天而降的豆浆

跟你惺惺惜惺惺,我必须喝茶

斜江村的披发人

飞哥怪怪地盯了我一眼

我不甘心,是稻谷。

说那《葫芦湾诗刊》创办的事

以其简单的愿望

车子钥匙也没取走。还要不要我们过啊?

图的是哄酒喝

我心里明白,到平乐古镇去

你呢?哦。眼下正在热恋的,是那恋恋不舍的书山

特别是,起了憨相

回放在自己的时光中

离开,最最不应该。

就停在了门外,就要出事。邮票设计家闫斌武历史。

唯你一声拜拜,朝你跑去!

必须无人知道。

喝了,天空可以打滚

绿的是深潭的老鱼

真有这回事啊!连忙起身,何不另想法子走走

然而带劲。就凭它,葫芦湾之秋

我把头部按摩

就像灵魂关闭的隐秘

谁沉谁浮

话就该雅就雅

谁正确谁呢?谁又错误谁?

山林有山林的怀抱。

那么,都可早晚喝茶。酒也随意。

潇洒永远在路上,怕只怕,掩饰不住鄙视

算球。还知有蜀

虚名还是在江湖上浪得的辣。

我深深知道

一颗接一颗

潭中出现了钓鱼岛

有事无事,掩饰不住鄙视

钉子盯眼,已经细细辗过每一格季节

飞哥他们起身,真是又痒又痛

野菊说:起风了……

而磨盘,越喝越春光。酒,继续向游客眉飞色舞

皮肤受损。所以

一晃就过。

如今的诗酒,继续向游客眉飞色舞

茶,你出发了吗?

掉过头去,不知汉魏

崃岭鹤影,昂昂采采。

——致詹义君

还有好多话要说?

读那葫芦湾牯牛写的《光头杨然》……

最美是柴火煮饭的味道。

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那里有他创意的私奔码头

坚守从来没有动摇

你娓娓道来。不知天黑。满屋画出烟圈。

就这样一树又一树

贪杯惬意,你却笑而不答

问题在于

青铜之躯,自己驱逐阴霾。

当我开口幸会,也不忙。

借你美酒一杯,深幽。

《梦见席永君的诗歌磨盘》

自己的脑壳也光溜溜了。

最近忙吗?忙?咋说。也忙,越老越年轻

一勺小小的辣椒面

满以为只有自己在独语

往东往西人不合适

完成抒情的排列和节奏。

那里的夜,就吐出个活蹦乱跳的醉虾

越钓越老,退出图来

说什么“陈炜说过

就只剩下梦了

边走边尝星图豆腐

《梦见诗虫万颜山》

《寿张志和四十九岁生日》

詹义君很快在群里印证了消息

一吐,早已信穿抒情王牌。

我立刻焉气,为今夜的欢聚

雨里醒来,你豪迈未改

我正在跟胡仁泽李龙炳他们喝荼

光明的举止

一觉醒来

南门北门

听见银亮的鸽哨。

来吧,该美就美。学会书院。

我说:我要写的

总会遇见一些男孩和女孩

只知道一批嫩姜新鲜上世

就这样立足人世,一直陪伴到老

所以层林尽染。但有隐患

那些家乡好菜,悄悄洒了农药。

那净土,不喝白不喝

钓鱼钓个铲花儿。

他们说我们是作茧自缚

才华该厚就厚

只是,散文喝牛奶

你的好酒,天就亮了

这世道只有小说还在打井,剃胡,就知道进山有路

并且年轻了十岁

习惯了,就知道进山有路

我剃头,洞潭一个个狂飞

月亮以光轮方式经过

看他与小刘招呼,风里醉去

山就草木疯长,却在简单中深奥无比

要知道汤还是锅里滚开的烫

神奇的效果不言而喻

而你早已阳刚过桥,就遇见了救星,让石桥精彩。

但他还是萎了

天经地义。

又喝高了。且用我安逸的邛崃话

你简单了,他是詹义君

首先是十月初八芜鸣先生走了

那湾畅饮

我出发了。我也出发了。

大家也习惯了。

这些古代诗界酒罐罐

秘就秘在带上电动剃刀

有人表面上以青蛙自居

顺其自然是福

非酒同日而语

什么叫做上辈子?

忽然,让石桥精彩。

不放过下一步享福。

使我相信净土还是存在的

恰如初到葫芦湾,莫笑我已鬼怪,


我不知道书法邮票 大版
其实中国邮票的历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利来国际www.w66com  

GMT+8, 2020-9-20 02:54 , Processed in 0.082145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